房租暴涨,产品经理的生存指南

本文作者:小乐帝      公众号:产品经理读书会

本文由PMTalk专栏作者:小乐帝      原创发布于PMTalk产品社区,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最近大事不断,寿光水灾和滴滴顺风车女孩遇难,大众的注意力被成功从“房租暴涨”事件转移走。但作为身在帝都讨生活的资深北漂,面对11月即将到来主卧房租从去年2750元暴涨到4500(挂牌价),还是不免想聊聊这个让北漂肉疼的话题。

房租暴涨,作为产品经理从业者,我们怎么看和怎么办?

优质资源竞争

解放前,地主向农民收租子,据说当时农民一年收成的四成要交给地主做地租,再加上给国家上交的公粮。最后农民一家最多温饱,更别提翻身农奴做主人了。现在帝都房租占到大众收入的4-5成,也基本到了房租都快负担不起,买房更是天方夜谭的事情了。所以很多时候,当我们看到美国人借贷生活基本不买房的报道时,并非人家想得开,而是真攒不下钱。帝都租房一族也进入了这样一个阶段。

有人说了,愿意在帝都打拼,就接受高房价高房租,抱怨的话,何不滚回老家呢?通常说这话的,要么是既得利益者,要么就是真心坏。帝都为什么会源源不断吸引外来人口?除了帝都有最好的教育、医疗、就业环境,就是家乡甚至所在省会都远远没有足够的资源和机会。那么人们自然会拿脚投票,被吸引到资源丰富的地方。这本质上跟细胞被吸引到营养密集的营养基没有任何区别。

帝都教育、医疗、就业优质资源有限且被人为控制增量,这就导致土著和外来人口竞争优质资源会是一个零和博弈,你多我少,你少我多。最近大火的《延禧攻略》与此类似,所有后宫嫔妃当下和未来,取决于当前皇帝和未来皇帝的注意力,且只有一个人能竞争成为皇太后走向食物链顶端,这种机制就一定会导致囚徒困境,互相攻伐,把皇帝地位推高,皇帝也变得无比自负。帝都的房价和房租,莫不是这样竞争的结果,而且竞争到后期,会变成头部的竞争,房价和房租变得越来越脱离收入增长,只要头部有买盘,就能持续与大众需求割裂。

长期来看,还暂时没有缓解这种竞争的解决方案,房租和房价长期还是看涨。

个人价值度量

最近刷抖音经常有出身寒门的孩子被清华北大录取,抖音评论最多的言论莫不是“寒门难出贵子”并祝孩子好运。这恰恰说明“寒门出贵子”越来越难得。

经过前几十年社会大跨步往前发展,近年来社会发展逐步趋缓,人们阶层结构也愈加稳定。“阶层固化”频频被提及也在随着房租和房价上涨慢慢变为实锤。其实这也是大部分时间的历史常态,只是大家还不习惯。这样阶段典型特征会是资本收益率远大于劳动收益。这样衡量个人价值大小就会变为“占有或调动资源的能力”。

北京两套房、厦门一套房、三线城市三套房的身份和在京东金融PM出身名校的寒门学子大家更想成为哪个,在这个时代如果不是脑子有洞,绝大部分人会选成为前者,因为占有更多社会资源,也就拥有更多人生自由度。在优质资源竞争中占有优势地位。

因此作为产品经理树立“改变世界”的梦想并没有什么错误,问题在于先要解决自身生存问题,再去谈改变世界。在这个过程中,就要追求“占有或调动更多资源的能力”。这样才会更有个人价值,离改变世界更近些。毕竟创业公司基层产品经理远没有大公司基层产品经理可调动资源多,同一个公司基层产品经理没有产品总监调动资源多。小公司基层产品经理年薪30w,大公司就能达到50w,区别往往不是能力,而是调动资源和创造价值规模不同,造成了本质差异。

作为产品经理要主动寻找提升占有或调动资源能力的途径,以这个为尺度,诸如跳槽频繁、自己是否未准备好、是不是应该控制自己情绪等常见困扰也就有了衡量标准。这里并不是要求产品经理唯利是图,而是破除诸如“租房好,想搬到哪住就去哪住”这样禁不起推敲又对自身生存发展限制巨大的有害想法。

有了标准,才能在生活和工作上,更加有的放矢。

房租暴涨破局

这次中介平台受资本驱动,大肆抢房源并谋求垄断房源的算盘,被大众强烈反弹和有关部门介入而告一段落。如果中介平台房租续约大涨,大可以向有关部门投诉,来维护自身权益。但这始终是权宜之计,作为弱势群体的房客,始终是“案板鱼肉”,只有走一步看三步,才能真正破局,不至于彻底沦为房东和中介的奴隶。

作为产品经理可以从两个角度破局:职业发展和定居选择。

科技圈是至今为数不多,阶层固化没那么严重的行业。如果选择一个有前途的项目或公司,并拿到期权股票,跟随公司一起成长发展,还是阶层逆袭的机会。譬如最近小米、拼多多上市,就有不少“我同学”、“我朋友”、“我亲戚”套现一笔,运气好买套北京房子问题还是不大的。如果按部就班提升职位到产品总监位置,大几十万年薪还是有的,也不会因为房租涨个一两千就被大幅挤压生存空间。如果都没有,人脉的积累,“苟富贵,勿相忘”也是一个好的选择。重要的不要一直停留在舒适区,不要满足,敢于去想。

定居选择也是一个选择决定命运的因素。譬如两个小伙伴同是出身农村做硬件行业,一个是河北人北漂,一个是湖南长沙,同等条件,后者已然买房买车有老婆和娃,而前者仍在租房常在加班路上。随着房价持续上涨,这种差距变得越来越大。

因此一直租房并不是唯一选择,要跳出自身圈子看选择。

最好的选择当然是房价和房租下,直接在帝都买房,但这又有较高的前提条件:合适买入时机、有购房资格、首付能凑齐。

对于大部分普通家庭人更现实的是将帝都作为一个跳板,工作几年杀回二线,高维打低维。

再有就是工作几年,对自身志向有更深了解,直接转行,从科技圈跳出,考公务员或者进入教育圈。回家乡变得理所应当,自然也不用关注房租和房价上涨。

无论选择哪种方式,最核心的是要想清楚自身志向和可调动资源情况,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最后,帝都目前情况,已经不适合传统行业年轻人淘金,老家从事传统行业的年轻毕业生想来帝都发展,小乐帝更多是劝其做其他选择。毕竟“帝都留不下肉身,老家留不下灵魂”太过残忍。



Talking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