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跑马圈地,音乐电商的春天来了?

编辑      删除

以后听歌,可能真的要付费了。

2015年的“剑网行动”后,酷狗音乐、QQ音乐、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等上演了一幕幕相爱相杀的版权大戏,尤爱独家版权的TME如愿成为最大的胜出者,在线音乐的格局之争终于尘埃落定。

标志性节点在于,占据着音乐播放器15%日活增幅的周杰伦,在酷狗、QQ音乐等平台上的所有歌曲都被加上了VIP标识,非付费用户只能试听60秒。即便是付费后成功下载的音乐,在付费停止后仍然无法收听。

诚然,扫清了版权上的障碍,中国在线音乐平台正在开启类似Spotify的付费模式。

01

在线音乐没解决的问题

在音乐版权保护这件事情上,谋求独家版权的在线音乐平台可谓居功甚伟。

据TME公开的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付费用户规模还只有1350万,到了2018年已经增长到2700万,同比增长约39.2%。

可以对比美国市场的一份数据,AppleMusic在2月份的订阅用户数是2800万,月增长率为2.6%至3%,Spotify同期的订阅用户数量为2600万,月增长率在1.5%到2%之间。就体量而言,TME在付费用户上的表现已经不逊色于AppleMusic和Spotify,加上中国市场庞大的用户基数和两位数的增长速度,后来者居上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可就在用户们主动或被迫为喜欢的音乐买单,“媳妇熬成婆”的资本方为之额手相庆的时候,却也出现了两个不那么和谐的事件:

1、4月5日的《歌手》播出后,皇后乐队版权方索雅音乐随后在微博上发布声明:“昨晚的《歌手》中使用的《Love Of My Life》、《Bohemian Rhapsody》《We Will Rock You》、《We Are The Champions》四首歌曲均是我司所管理的词曲音乐作品,截至目前,我们从未向湖南卫视歌手节目发放任何授权许可。”

事实上,这并不是《歌手》第一次曝出侵权事件,2013年和2017年曾两度陷入侵权风波,今年更是因为版权问题,多期节目在网络回放中被剪切。

2、今年年初, 李志打赢了哇唧唧哇和腾讯侵权的官司,法院宣判被告赔偿20万元。略有讽刺意味的是,《即刻电音》为了《蹦迪治大病》一首歌就花了30万元的授权费,有着多年诉讼经验的李志,忙活了大半年还没能换回一声道歉。

这一事件无疑暴露了两个“知识点”:音乐授权还没有公认的标准,费用虚高是不争的事实;侵权成本比授权费用低,加上版权方维权所需的人力、物力和时间成本,无疑放大了侵权的动机。

To C的版权问题可能已经告一段落,但商用市场的版权风波还在持续发酵。

02

音乐电商的春天到了?

音乐综艺爆发出的版权乱象,不完全是一件坏事。

爱奇艺副总陈伟曾在媒体采访中这样吐槽:“我们是真的做不起翻唱类节目了,现在能做得起(翻唱类)节目的,得是家里有矿。”

创作者有创作者的苦衷,节目方也有节目方的焦虑。按照陈伟的说法,不少经典歌曲的音乐版权公司开出了天价改编费用,甚至一首歌开出一百万、一百五十万元的惊人价格。一档翻唱类节目需要两位数的歌曲,版权成本直接被太高到了千万级别。

音乐类综艺不过是这场乱象中的冰山一角,小到H5里的BGM、短视频中的背景音乐、酒吧里渲染气氛的舞曲…….同样存在版权、授权、侵权的一连串问题。

有问题就会有答案,有了答案就可能有生意,在商用音乐的版权乱象中脱颖而出的正是沉寂了多年的“音乐电商”类平台。

商用音乐电商平台100Audio宣布完成了首轮融资,投资方为在高端和智能制造、金融与IT服务和健康生活三大领域长期布局的光远投资,投资规模超过千万元。同时在线音乐市场站稳脚跟的TME,也传出了寻找商用音乐投资对象的消息。

以往谈及版权问题的时候,美国永远是被效仿的对象。BMI、ASCAP、SESAC等屡屡被认为是解决中国在线音乐版权问题的最优解。当问解商用音乐版权的问题,诸如Sostereo、Audio Jungle等直接购买版权的组织,又称为国内效仿的对象,根据人声、情绪、氛围、风格搜合适的音乐,直接下单付费。

只是类似的模式在中国还有些水土不服。BMI等机构的交易流程过长,Sostereo在费用上又存在不小的门槛,好比说网络广告音乐的版权费在2500美元上下,通用广告(包括电视、互联网)则需要7280美元。对于企业用于营销的H5、短视频来说,为其中的BGM付出上万的版权费用似乎并不现实。

相比之下,国内的100Audio、AGM、Music Time等商用音乐平台的电商模式开始走俏,有中国特色的电商模式简化了商用音乐的交易流程,同时也将版权费控制在几百亿到几千元的区间内。

100Audio的产品案例中出现了《飞驰人生》、拼多多2019央视春晚广告、支付宝2019集五福攻略视频等案例,AGM上也列出了腾讯视频、小红书等客户......电商模式在商用音乐市场已然跑通。

有了资本市场的青睐,有了知名客户的背书,会是点燃商用音乐的小火星吗?

03

音乐市场的增量和变量

并不缺少唱衰商用音乐市场的理由,最直接的还是维权成本。

仅以咖啡厅、超市、商场、游乐场等场所的公播音乐为例,尼尔森给出的报告是:小型企业的公播音乐侵权现象十分猖獗,平均每年给音乐行业带来26.5亿美元损失。

中国市场有过之而无不及,也有从业者算过这样一笔账:假若中国有3000万家线下门店,一家门店为播放的背景音乐支付1000块,市场规模也有300亿元左右。

现实却是,如果商用音乐的版权方逐一处理版权问题,所需要的人力、物力和时间成本,恐怕不低于千亿级别。相比于李志等独立音乐人的辛酸路程,商用音乐的版权维护可以说是看不到尽头的黑洞。

即便如此,商用音乐的增量空间仍不可小觑。

按照《2018年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公布的数据,2017年中国影视剧、游戏、动漫音乐为代表的同步收入达6.65 亿元,在整个音乐产业中的占比为0.19%。而IFPI在《2018全球音乐报告告》中的数据显示,来自广告、电影、游戏和电视节目中的音乐同步收入为3.46亿美元,占全球录制音乐收入的2%。

相较于全球市场2%的比重,国内的商用音乐市场至少还有10倍的增长空间,同时诸如100Audio等商用音乐电商平台的模式,业已形成了撬动市场增长的变量。

一方面,不同于古典音乐和流行音乐在版权问题上的复杂性,商用音乐电商平台和创作者之间的关系相对平等,平台往往可以拿到整套版权的代理权,很大程度上降低了版权的沟通成本,提升版权的交易效率。

另一方面,平台方往往会对库里的版权进行数字水印处理,打通了版权的跟踪路径,同时电商化的交易流程,也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交易过程中的透明化和公平性,奠定了相对公平合理的版权环境。

对于需求方而言,相比于定制音乐的高成本以及妄顾版权的风险性,在音乐电商平台上选购风格和流派合拍的商用音乐,不失为性价比最高的方案。除了影视剧、音乐等泛文娱市场,广告、短视频乃至于智能硬件产业,对商用音乐的需求也在不断爆发,商用市场的盘子将越来越大。

当然,最大的变量还是监管部门的态度,2015年“剑网行动”的蝴蝶效应已然显现,面对商业音乐市场的版权乱象,从保护版权到保护音乐人呼声的高涨,不排除监管政策进一步向商用音乐市场渗透的可能。

04

尾记

在线音乐的版权大战爆发时,并非全是利好的声音,尤其是来自用户端的抵触情绪。

但在连续多年的市场教育后,用户的版权意识已经逐渐改变,比如在《歌手》侵权相关微博的讨论中,尽管节目组可以有一万个理由为版权上的失误作出合理解释,评论却几乎一边倒的偏向了版权方。有了这样的用户环境,纵然TME未能一统江湖,继任者们也会理所当然的选择付费模式。

消费者版权意识的觉醒,终归不是一件坏事。

Alter
自媒体 · Alter
认可他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