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龙4小时演讲 | 刷再多速记稿,不如看完全程视频


本文授权转载自:腾讯大学

ID:tencent_university

2019年1月9日晚,张小龙再一次出席了一年一度的微信公开课PRO版,在长达4个小时的演讲里,他从微信的起源、本质这些方面全面地讲解了微信这款产品背后的思考,以及他对于社交概念的深度理解。

 

看腻了张小龙演讲干货稿?腾讯大学送上一手4小时现场完整视频


点击观看张小龙演讲全程视频


小腾老师也总结梳理了一篇干货稿

但相信你已经看了许多小龙的分享总结

我们也生怕不能还原真实观点

小腾老师也总结梳理了一篇干货稿

但相信你已经看了许多小龙的分享总结

我们也生怕不能还原真实观点

所以送上现场完整视频

其中的观点态度由你来细品


 


大家好!我是张小龙。

 

刚刚我们在下面看了一下这些吐槽(“微信之夜吐槽版”开场视频),非常好,因为我每天都在听到这样的声音,都已经习惯了。我觉得在中国来说,每天都有5亿人说我们做得不好,每天还有1亿人想教我怎么样做产品,我觉得这是非常正常的一个事情,但是我来这里不是为了教大家怎么做产品的

 

特别是今年这样一个时间点,我觉得很特别。如果是去年的话,大家都会说“七年之痒”,我只能总结怎么样“痒”的。今年是8年,在今年8月份的时候,微信的日登录量超过10亿,这是一个特别大的里程碑,这可能是国内历史上第一款APP有10亿DAU的数量级,我们也没有公布过,可能在我们自己看过来,这只是哪天达到的一个问题。但是对于一个做互联网产品的人来说,应该还是一个很值得庆祝的一个事情。

 

特最近我们发布了微信7.0版本,当然又有5亿人吐槽,有1亿人教我怎样做产品了,并且还有8亿人看不懂我们一句话“因你看见,所以存在”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一句话可以从很多的层面理解,就像我在朋友圈里面发了一段王阳明的《心学》,但是并不只是从这一个维度,我觉得是从很多的维度,我不想做一个解释,我觉得有一个神秘感特别好,每个人有自己的解读是特别好的。

 


就像微信这么多年以来,微信的启动页面总是一个人站在地球前面。刚发布的时候,有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是一个人站在地球前面,更早的版本是一个人站在月球前面,那个时候也是很有想象力。对于这个点,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

 

因为我们没有标准答案,所以这么多年以来,每次当你看到微信这样的一个启动页面,你可能都会有一个想法:这个人在干嘛?他站在地球前面做什么?过了一年你的想法会变一点,再过一年又会变一点。正是因为这样,我觉得才是一个特别好的启动页面,因为他把想象空间留给了用户自己,10亿用户有10个亿的理解,他会找到打动他的点。很多的APP都在把自己的启动页变来变去,而微信这个不会变,并且我相信将来也不会变。



微信是一个“异类”



有朋友说,在互联网界,微信就是一个异类。

所谓异类,就是和其他的产品都不一样。其实微信只是守住了做一个好产品的底线,就显得与众不同了。那是因为很多产品不把自己当产品看待,不把用户当用户看待,而微信只是做到了这样一些基本的点。

 

微信有很多与其他产品不一样的点。比如,很多APP到了春节等特定节日的时候,就把logo和界面变成红的、黄的,但是微信不会这么做。

  

其实有时候我很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你觉得什么样的产品是好的产品?是说它有很多的用户?说它让人上瘾,还是什么样的?

 

我记得在很多年前,当我们在用苹果手机,我们会研究为什么会设计这么好的产品出来?我记得有一位德国的产品设计师Rams总结过好的设计的十个原则,这位设计师也曾经是苹果公司特别推崇的一个人。

 

十个原则大家可以对照微信

来思考一下,会很有意思

1.好的产品富有创意,必须是一个创新的东西。

2.好的产品是有用的。

3.好的产品是美的。

4.好的产品是容易使用的。

5.好的产品是很含蓄不招摇的。

6.好的产品是诚实的。

7.好的产品经久不衰,不会随着时间而过时。

8.好的产品不会放过任何细节。

9.好的产品它是环保的,不浪费任何资源的。

10.好的产品是尽可能少的设计,或者说少即是多。


其实我在这里偷换了一个概念,将设计替换为通用的产品。很多人会认为这是针对苹果这样的硬件产品的设计原则,但不管是硬件产品还是软件产品,都是工具。对于工具设计的原则,都是适用的。之所以提到这是个好的设计原则,也是因为我认为业界很多产品并不注重产品设计,或者说不把它作为一个自己追求的目标,还只是一种功能的堆砌或者对用户价值的榨取。

 

而微信从来不做节日运营或者logo的变化,很多人会说微信很“克制”。但其实这并不是克制的结果,本质上是因为微信一直在遵循一种好的设计原则,使得我们不会去做很多影响设计美感的事情。

 

很多业界的产品经理会被自己所在的公司误导,因为公司的目的是要流量要变现,所以大家的KPI就是如何产生流量如何变现。一旦围绕这个目标,大家的工作目的已经不是做最好的产品,而是用一切手段去获取流量。

 

这并不是我们倡导的原则,我们更多倡导的是利用微信做出好产品分享用户。

 

我从PC时代自己一个人做Foxmail,到做QQ邮箱,到手机时代做微信,经历了太多的产品,所以我从骨子里知道什么是好的产品,什么是不好的产品。

 

在PC时代,PV最大的页面是IE浏览器的404页面。而微软为什么不在这么大流量的地方放广告呢?为什么微信不在启动页放开屏广告呢?

 

如果微信是一个人,它一定是你最好的朋友,你才愿意花那么多时间给它。那么,我怎么舍得在你最好的朋友脸上,贴一个广告呢?所以我们并不希望你跟最好的朋友说话,都要先看他脸上那张广告,把它取下来以后才跟他说话。

 

但是我们坚持着一些好的产品的原则,并不意味着我没有改变。

 

微信7.0版本的UI做了一个特别大的调整,有很多用户吐槽,觉得非常不习惯。其实任何一个大的改版都会带来用户的不满,因为人习惯于自己熟悉的界面,觉得是最好的。我们没办法让10亿人来投票决定什么是好的,也投不出来。我们只会按照我们自己的专业的判断,觉得我们应该往哪一个方向去做。

 

微信7.0版本的时候我们内部使用了很长时间,我自己也一直在两个版本不停的切换,当我用了一段时间,我不愿意切换到旧的版本去。也许用户一下子不能接受,但是我相信他们适应以后也会接受。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要让我们的产品不停的适应时代,而不是因为害怕用户的抱怨就不去改变它。


关于微信的历史


可能很多人都听过这个故事,当时我写了一封邮件给Pony,开启了微信这个项目。这个事情是真实的。想到那封邮件,我时不时会觉得有点后怕,如果那个晚上我没有发这封邮件,而是跑去打桌球去了,可能就没有微信这个产品了,或者是另一个团队做的另一个微信。

 

有的时候我会发现很多的想法看起来是突如其来的事,往往是上帝安排的。可能上帝作为一个程序员,他编好了一段程序,在合适的时候会把一个合适的想法放到你的脑袋里面去。

 

我自己曾带领团队,大概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在邮箱里面做了一个东西,叫阅读空间。在阅读空间里面,我们尝试了特别多的一些新的想法,比如可以在里面去订阅一些博客,或者写一段类似于微博的广播。也尝试了各种社交的形式,基于社交的阅读,朋友推荐文章并且可以在下面共同来评论。因此我们后来的很多产品,都有邮箱阶段的影子在里面,比如订阅号、朋友圈。

  

当kik出现时,我意识到这里是一个机会。这个机会不是因为kik的产品本身,而是我自己当时开始用智能手机,而很多基于PC的产品或者短信都不能实现很好的沟通体验。所以当时想法很简单,希望给我自己或者少数人做一个沟通的工具。

 

而且我们刚好有一个团队在做QQ邮箱手机客户端,所以凑了十个人的团队开始做微信。包括后台开发,三个手机平台的前端开发,还有UI,加我自己带了一个产品毕业生。经过两个月的时间,做出了第一个版本,这就是微信的起源。

 

而今年刚好是微信的第8年,也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阶段,标志着一个产品从出生走向成熟。

 

我们当时坚持了一个原则就是,一个新的产品没有获得一个自然的增长曲线,我们就不应该去推广它,所以在前5个月里面,我们基本上没有自己去推广它,我们只是想看微信这样一个产品对于用户有没有构成吸引力?用户是否愿意自发传播它,如果用户不愿意,我们怎么样去推广它也是没有意义的。

 

我记得从微信2.0开始的时候,我们看到了曲线,有了一个增长,虽然它还不是很快增长,但是它是自然往上走的。这个时候我们就知道,我们可以去推它了。我们当时特别庆幸做了几个很正确的决定,第一我们没有批量导入某一批好友,而是通过用户手动一个一个挑选。第二,在一个产品还没有被验证只能够产生自然增长的时候,我们没有去推广它,把这两个事情做对,虽然这个时间会花得长一点,但是这样使得它真正开始起飞的时候,它是很健康的。

 

超过10亿DAU的时候,其实我们团队内部没有任何的庆祝。大家只是觉得,到10亿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吧。但我自己看到这个数据的时候,还是挺多感触的。

 

我其实特别庆幸,能够这样一款产品走从0到1一直走到现在。所以在微信8年这样一个时间点,我更愿意从微信的方方面面,来解释下我们是怎么想的。


微信的初心与原动力



初心,是用熟了的词,我换一种说法叫“原动力”。

原动力其实应该是内心深处的一种认知和期望,它很强大,以至于可以坚持很久,克服很多困难去达到它。

 

那么微信的原动力,可以总结为两点。

 

第一,坚持做一个好的、与时俱进的工具。

 

我对工具的热爱接近一种偏执,刚毕业的时候,我会亲自码完一个整个Foxmail,觉得特别有成就感。所以做一个好的工具,对我来说是一件值得痴迷的事情。微信的基础点,就是成为一个很好的工具。

 

虽然我很清楚在现在这样一个商业环境下,广大用户其实对于糟糕的强迫式体验容忍度是很高的。人们会以为很多东西是正常的,比如开屏广告是正常的、系统推送的营销信息是正常的,诱导你去点击一些链接是正常的,这样坏的案例特别多。如果回到短信时代,每个人手机里面垃圾信息比正常信息还要多,可怕的不是垃圾信息更多,而是大家会认为这是正常的。

 

假如我们自己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就不会把一些很烂的功能放在这个产品上,所以微信一直坚持底线,就是要做一个好的工具,并且可以陪伴你很多年。在用户看来,这个工具就应该像他的一个老朋友,而我们不愿意去破坏这个老朋友跟你之间的关系。

 


什么是“与时俱进”的?

 

大家知道微信有一句slogan:微信是一个生活方式。为什么是“一个”而不是“一种”?如果是“一种”的话,它就是一句普通的话,他对你不会有任何的印象;当我们故意把它变成一个的时候,会记住它,并且觉得这个很特别,它会变成微信专有的一句话。

 

当我们说“微信是一个生活方式”的时候,其实微信还不是一个生活方式,它只是一个通讯的工具。但是如果在当时我们只把微信定位成一个沟通工具的话,我认为牵制了微信将来的想象的空间。

 

当时我脑袋里面有一个念头,如果微信会深入到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里面去,它应该紧随时代的潮流,甚至引导时代的潮流。就像当时微信做了一些很大胆的一些突破,比如扫一扫、摇一摇、附近的人等功能时,我认为它并不是一个功能的突破,而是一种生活方式的突破,或者说一种潮流的突破。

 

现在,微信已经从很多方面融入到大家的生活中,大家会使用群聊、朋友圈、红包、公众号、小程序等功能。从这个角度来说,微信把自己的定位成一个生活方式的工具,是比较合适的。

 

第二,让创造者体现价值。

 

微信的第二年,我们发布了公众平台。我们当时想到微信会取代短信,那么短信时代的市场需求是,众多的服务都要通过短信来触达用户,我们取代了它,也得提供相应的能力来覆盖这个需求。


但短信、邮件,由于可以不受控地群发,一定会让整个这个市场变得非常的混乱。如果我们有一种方式能够避免垃圾信息,只让你需要的信息送达给你,那一定会让整个秩序都变得非常好。那这样的方式是可以把用户端和服务端可以连通起来,基于一种基于订阅的关系。我还记得当时构思到这一点时特别兴奋,跟Pony发消息说这样一个想法。Pony问垃圾信息怎么办?我说天然没有垃圾消息啊,都是用户自愿订阅的。


从公众平台开始,我们就要思考一个问题,我们做这个平台的最终的导向或者说出发点是什么?如果没有这样一个出发点,那么我们可能会像大量的运营商一样,把它做成一个流量分发的平台,而我们并不想把自己做成一个sp核心的平台。


如果一个平台只是追求自身的利益最大化的话,它是短视的,不会太长久的;但如果一个平台可以造福很多人的话,它才是最有生命力的。

 

当时做公众平台的时候,我们就会想,我们要帮助到人们解决什么问题?当然是通过信息触达来替换掉信息不对称带来的弊端。这是互联网的优势。传统的商业,依赖于你要在一个人流大的地方租一个商铺,但利用互联网,地理不再是优势,你的服务质量才是优势。所以我们的目的是要帮助那些真正拥有好的服务的人,触达他的潜在的用户,让他的用户更容易地连接到他们。

 

举一个例子,如果有一个盲人,他只会按摩,我们该怎样通过公众号让顾客能够找到他?因为他的顾客可能会推荐给其他朋友会来关注这个号,来这里获得一个非常好的服务。因此这个盲人他就不需要去依赖于好的地段来招揽顾客,而它的服务质量就是他最大的优势。

 

所以,我们当时定下来公众号的slogan是,“再小的个体,也有自己的品牌”。因为他的公众号就是他的品牌。而且这种品牌不是用骚扰用户的方式去推进的,只有对他认可的人才会去关注他。

 


我们的平台的目的是要让这一些创造价值的人体现价值,这就是微信作为一个平台,它的原动力所在。包括后来我们在做小程序、小游戏,也是同样的原动力。如果我们不能让作出优秀小程序的人获得回报,这个生态即便能起来一点点,又有什么意义呢?

  

微信的很多创新其实都来自这两个原动力。从专业的角度来说,大家可能会认为这是对未来的一种洞察。但是所有专业洞察的背后,我觉得原动力反而是第一位的。或者说,一个好的产品是有自己的使命的。

 

我很庆幸,这么些年过去了,微信的原动力从来没有变过。

 

好的工具,不会争夺“停留时长”


最近一两年,我看到有很多业界的一些现象,很多是我挺违背我常识的。比如说这两年大家会把很多的应用的目标,变成了去争夺用户的“停留时长”。因为一个用户每天的时间是有限的,只有24个小时,还要吃饭睡觉工作。最主要的是,我觉得技术的使命或者互联网的使命是应该帮助人类提高效率。

 

比如作为一款沟通工具来说,目的一定是帮助用户很高效地去完成他的沟通的任务。大家用了这么多年微信,你会看到微信从第一个版本开始,从不会标明发送状态。因为最有效的发送信息方式,就是你输入完一条信息,点一下发送,你就不用看它了。如果你还要盯着手机,观看发送状态,那是一种效率并不高的方式。

 

如果是一种信息资讯类的工具,那么应该是帮助用户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面获得最有用的信息。除非是一种娱乐类的内容消费,可能时间长一点是没有关系的。当你去看一个连续剧,可能愿意花很多时间。但连续剧也不能无穷地增加集数,来获取用户的时间。即使你把一个剧拍成了一百集,用户可能两倍数就把它看完了,因为这样更节约时间一些。

  

这个让我联想到2000年左右的时候,互联网刚起来,很流行一个词叫做“眼球经济”。所有网站的目标都是要获得尽可能多的眼球注意力。当时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大家会看到一篇文章会被裁成很多页,看了一点点就要翻下一页,这样每页都可以加一个广告上去,让它的PV量变高。这种体验到现在还在延续,以致我们看到一些网页,还是会有一个点击展开更多。这些并手段不是帮助用户去提高他的效率,而是在给他们制造了一些障碍。这个看起来是可以在短期获得更多用户的点击,但我并不认为它是一个好的产品。

 

关于停留时长,还有个很有意思的例子。朋友圈从刚发布到现在,用户的每个人的好友可能越来越多,理论上将大家会觉得我的好友多了,发的内容多了,在朋友圈里面花的时间会越来越多。但是数据告诉我们,用户平均在朋友圈里面花的时间是没有变化过的,平均每个用户媒体会在朋友圈里面花上半个小时左右。当时间少的时候,我们会看的粗一点,只看感兴趣的。当时间宽裕时,我们会看得慢一些。

 

用户其实并不会按照你的内容多少来决定它的时间分配,但我觉得这是很合理的。如果非要让他们停留时间更长的话,反而意味着他们的社交的效率变低了。如果他一旦发现有个让他的社交效率更高的地方,他可能就会离开。拿停留时长作为衡量价值的体现,这跟我对互联网的认知是很背离的。

 

所以几年以前在微信一个版本的启动页里面,有一句话叫做“放下手机,多和朋友见见面”,这个观点我们到现在也没有变过。相反微信可能关心的是一个人在这里发一个照片,看一些文章,完成一笔支付,找到一个需要用的小程序,是不是能够做到最快速最有效。


我们为了提高这种效率,可以千方百计的去想办法。举个例子,我自己也经常遇到一个困惑,就是我突然要给一个人发个消息,但突然想不起他的名字。这个时候如果我们有一种更聪明的办法,通过跟他相关的人能够联想到他,就可以帮助你在脑袋短路的时候找到你要的信息。对于这样的能力,应该是我们要去做的特别重要的事情。

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福中三路


评论 Ctrl + Enter